当前位置: 首页>>书山有路>>正文
2018上半年书山有路第五期
2018-05-10 20:56 赵锦峰  审核人:

播音 李彤彤

导播 孙琪

采编 赵锦峰

书山有路

Hello.大家好,这里是FM86.7书山有路,我是播音

  还记得在上个学期有和大家分享李娟的《我的阿勒泰》这本书,从那本书里,我们清晰的了解到李娟的生活,你会很清晰的勾勒出这个人的成长轨迹。她1979年出生于新疆,生长在四川。曾有过一段在阿勒泰山区跟着母亲做裁缝、卖小百货,与牧民一起转场的短暂经历,而这些经历我们就可以在《我的阿勒泰》这本书中找到痕迹。此后她曾到乌鲁木齐打工,做了一年多流水线工人。然后在某杂志做编辑,在某广告公司作文案。2003年作为公务员在行政机关工作多年,2008年辞职后专业写作至今。可以说她的生活比我们大多数的人生活都粗鄙,都心酸,却都精彩。

   很多人说李娟的文字本身就是鲜活的生活,是浑然天成的,是教科书里教不出来的。所谓浑然天成,其实不难理解,她的所有文字就是在写猫写狗写生活,她写自己的母亲从台湾回来就到处炫耀,在此之后的半年时间里,无论和谁聊天,无论聊的什么话题,她老人家都可以在第三句或是第四句话上成功将话题引向台湾,可她又写的那么坦荡,仿佛是说谁家没这么个老太太。她们家有猫有狗有牛有马,但是每一个生命都以它自己独特的方式有尊严的活着。她所经历的生活比我们大多数人所经历的都粗鄙,但她却毫不遮掩,我一直以为,幽默是一种大智慧,把那些细小的,琐碎的,甚至是沉重的,粗鄙的东西表达出来已然不容易,但她去有能力去在贫穷的生活中酿出蜜来。的确,脚踏实地,用心揣摩生活总比虚构风花雪月更感人至深,云淡风轻的写实生命的粗鄙总比未有心酸强说愁来的真实,这才是生命的魅力。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李娟新书《记一忘三二》,书名取自宋代诗人黄庭坚一首小诗:“少时诵诗书,贯穿数万字。迩来窥陈编,记一忘三二。光阴如可玩,老境翻手至。良医曾折足,说病乃真意。”面上说的虽是读书,其寓意则更在于时光流逝中的那一“记”一“忘”,虽也琐碎日常,但何尝又不是面对生活的一种态度?将生活中的小美好随手记下,才有了今天的《记一忘三二》。本书中李娟的写作全都围绕个人生活展开,对她来说,这是一条“滔滔不绝,手忙脚乱也不能汲取其一二”的河流。平凡而有趣的琐事,老练而独特的文笔,让读者读过后,不禁感慨这依然是那个熟悉的李娟。

很多人在生活中会养一只猫来陪伴自己,李娟家也养猫,那么小编就带大家分享书中的一篇随笔记,名叫《猫馆记》,带大家一起体会李娟文字有多么浑然天成,一起体会她的生活如何粗鄙又如何精彩。

我家养过很多猫。仔细想想,与其说是我养着它们,不如说它们是某天碰巧路过我家,探头一看,猫窝猫食猫砂都是现成的,便将就着住了进来。有来过冬的,有来消夏的,有来过夜的,有来借厕所的,有来求偶的,有来巡丑的,有来疗伤的,还有来生生仔的。我家俨然成了一个喵星人同乡会,暨野猫会馆。由于没有颁布法律,整天房子里喵来喵往,你追我赶,上蹿下跳,把家里的几条狗烦都烦死了。

话说前来生仔的那位最为可恶。平时在镇上浪迹江湖,逍遥快活。一旦闹大肚子,快到临盆的那两天就蹲在我妈赶集必经的路口等着。一看到我妈,远远迎上去,蹭裤腿,舔手指,极尽谄媚之能事,能随我妈走两里地。我妈无奈,只好抱她回家。

到了家,它矜持而有礼貌,见到牛也打招呼,见到鸡也点点头,见到狗就赶紧上前握手。拖个大肚皮,把周遭原住民统统问候一边。夯实人际关系基础后,才登堂入室。

我翻出件旧毛衣垫在一条柳条筐内,给它准备了一个五星级猫窝当产房,结果入住我家不到半小时,就产了两只崽了。每逢家中添丁,小狗赛虎最为亢奋,每十分钟过来瞅一眼进度。我便把筐放到高处,开启防骚扰模式。看不到小猫,赛虎急的在筐子下面哼哼唧唧团团转。猫夫人便从筐内探出头来,悠长的“喵”一声,像是在安慰:“别急”,又像是在优雅提示:“肃静”。赛虎立即安静下来,蹲坐,仰望,一动不动。猫夫人也长久低头望它。这段凝时间距离为八十厘米,时长未知,情真意切,内涵万千。

按理说,带仔的母猫最惹不起。可这位呢,不但当众产仔,不必闲人,连闲狗也不避。我看要么是江湖老手,见多识广,要么纯粹脸皮厚。若是别的母猫,神经质一样护仔,一旦有人靠近就面露凶光,呲牙待发。可这位跟平时似的,挠挠他脑门,还歪过脑袋要求你再挠脖子。摸摸猫仔,立马挪开肚皮,把另一只也让出来求摸。如果是条狗的话,保准会尾巴摇个不停。

就算不是产妇,开在这份谄媚份上,我们也得给它加营养餐啊,然而营养餐有限,只好可口其他猫狗的伙食,起的有两只猫离家出走。头几天这位产妇尽心尽责,寸步不离几只小崽。然后第四天开始昼伏夜出,渐渐恢复本性。十天后,看在营养餐的份上每天回来喂一次奶。往后回家的时间越来越短。半个月后彻底撂了挑子,重返江湖续写传奇。

这还没完,到了第二年,又是这位心机婊,又怀上了,又在老路口熟门熟路等我妈。我妈怒斥:“生在时候想起我家了,捉老鼠怎么从来没想到过”。

我家老鼠之多,我妈常常忧虑的说:“怎么办,连我家的狗都能随便抓上几只。”可我家那么多猫,都是吃白饭的。

发现敌情!我妈拎起一只最肥的猫就往仓库跑。指着柜子底下瑟瑟不知所措的老鼠说:“看,快看!”可人家看了一眼,扭头就走。我妈大怒,一把抓回来直接往柜子里塞。这位猫祖宗一屁股坐到地上,死也不进去。我妈摁其脑袋,掐其腰,拼命往里塞。最后猫实在没招儿了,这才进去死不情愿地把老鼠捉了出来。我觉得这场歼敌战里,我妈比猫累多了。

不捉老鼠也倒罢了,还尽搞些引狼入室的名堂。也就是说,捕捉自己家的老鼠,跑到邻居家捉,吃不完,还衔回家玩。玩着玩着,一个不留猫神,老鼠嗖的一下跑了, 还能跑去哪里,从此就在我家安营扎寨了。

每一只猫都是有梦想的,因此我家的疗养院再高级,也顶多留得住一只猫两三年的光景,之后逐一消失。在这两三年里,诸位一边混吃混喝,一边长身体,练本领。小时候在院子附近爬爬树,长大后就三天两头出去历练一番。往后离家的次数越来越多,时间也越来越长。只有打架受伤了,或是三天没吃饭了才想起来回家看看。铁打的猫馆流水的猫,我为社会输送健壮的猫咪我自豪。在猫咪短暂的时光里,世界一度只有猫窝所在的房间那么大。终日翻箱倒柜,无所不至。终于有一天爬上了窗台。抬头一看,浑身哆嗦,三观尽毁。从此,就在也不理会毛线球和点灯拉线了,。窗台成了它的超大屏直播厅,每天投以大量的时间把猫脸贴在玻璃上观测外太空动静。有时候一只野猫从外面沿着窗台悠悠踱步。它曾是它的母亲,母子两隔着玻璃对视,似乎想起了什么,又似乎神魔都没想起来。野猫径直离去,猫仔喵叫两声,怅然若失。

我几乎记得我家每一只猫咪生平第一次迈出家门的时刻。在此之前, 它们已经蹲在门边凝望门外某点某处好几天了。更早一些的时候,则躲在门后,探出小半个脑袋窥视。而最最初,几乎是门一开,强烈的光一泻进来,一个个惊慌躲避,躲闪不及。猫咪得话多长的时间去适应世界的渐渐扩张啊。

总之,习惯了敞开的门后,就整天蹲在门口,入神的观望外面的世界。一有声吹草动立马全线撤退。很久很久以后,又变成一有风吹草动就立马后退一步,弓腰缩颈,以可攻可守的姿态静观其变。

每到这时,我妈往往会助他一臂之力,不,一脚之力。她一脚踹向猫屁股:“笨怂,怕啥?”猫儿瞬间跌落广阔天地。接下来,有闪电般蹿回来的,有不知所措呆若木猫的。还有的胆子略大,定定神,再往前走两步,再走两步,总算是迈出家门了。

再往下,一日日地,他的探索范围以房屋为中心, 半径成几何级数增长扩张。我妈每天晚上睡觉之前唤猫回家,得都喊好一会。半年之后,或者一年之后,再也喊不回来了。他愤愤关门落锁,说:“野了,又野了一只。”

外面又什么好的呢?野狗扎堆,鼠药成患,危机四伏。没有温暖的猫窝,没有充沛的食物,没有挡风避雨的墙壁屋顶。然而若为自由敌,什么都可抛我等凡人安知猫之志。

长久不归家的,要摸称霸一方,温饱无忧,要么就已经死了。

似乎两到三岁是猫的一个坎。一旦活过这个年岁,已经身经百战,世事尽阅。躲得过野狗,识得毒耗子,并且赚得一定的社会威望。从此披风沐雨,抗衡光阴。可若过不了这个坎,便再无后话。有事路过垃圾堆,看到一具猫尸歪歪斜斜抛弃其中,认出是从我家出去的那位,微微记起它小时候的模样,记得它在怀里打滚的情景。也不由暗自感叹:“白吃了我家的两年饭。”

很多人喜欢狗,讨厌猫,源于一句老话:“穷养狗富养猫”似乎猫最势利,嫌贫爱富,冷漠无情。然而真的是猫的过错吗?我看其实是人的陋性吧。狗儿痴蠢,不知变通,你对它有一分的好,它便还你十分好。然而猫可会算账了,你对它一份好,它便报你一分,给它两分,还两分。只有你全情投入,它才回报满满。因此口口声声说爱狗不爱猫的,也许是爱一份低付出高回报的投资罢了。

这只是《记一忘三二》这本书里的名为《猫馆记》里的部分内容,因为时间关系,和大家分享不全,请见谅。若是有兴趣,不妨买来这本书看看,定是收获满满。有人这样评价过李娟:“她爱说话,但并不话唠,风唯独特,有少见的幽默感。技巧是有的,却不会让人厌烦。下笔清远,读者似有所指,细究时却又不见踪迹,那是野地里迎风沥雨长出来的聊天艺术。她一直活在边缘,没有贵族气,天生感知力特别发达,没被规训掉。我读她的文字很清凉,敲得很响,就放松了,但有时候忽然就杀出一笔,让人薄薄透了汗。”这便是李娟式生活,李娟式快乐。尽管生活中充满苟且,可不要忘记走夜路时放声歌唱,彼岸还有诗和远方。

好了,今天的书山有路到这里就结束了,我是播音   代编采编 赵锦峰  导播  我们下期再见。

关闭窗口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西安理工大学广播台  地址: 中国西安金花南路5号  邮编:710048   电话:029-82312342   版权声明

Copyrighr © 2013 http://gbt.xau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