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山有路>>正文
2018上半年书山有路第三期
2018-05-06 21:19   审核人:

采编:倪梁琪琳

导播:孙琪

播音:李彤彤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FM86.7书山有路。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说到张继,其人博览有识,好谈论,知治体。与皇甫冉交,情逾昆弟。天宝十二年登进士。然铨选落第,归乡。唐代宗李豫宝应元年,政府军收复两京,张继被录用为员外郎征西府中供差遣,从此弃笔从戎,后入内为检校员外郎又提升检校郎中,最后为盐铁判官。分掌财赋于洪州。大历末年张继上任盐铁判官仅一年多即病逝于任上,其友人刘长卿作悼诗《哭张员外继》曰:世难愁归路,家贫缓葬期可见其清廉正直,后来其妻亦殁于其地。张继有诗集《张祠部诗集》一部流传后世,为文不事雕琢,其中以《枫桥夜泊》一首最著名。

    高仲武评张继的诗:「事理双切」,「比兴深矣」,「不雕而自饰,丰姿清迥,有道者风。」他的诗不但「有道者风」,也颇有「禅味」,这是当时士大夫崇尚儒、道的普遍风气,他自也不例外。但他并无一般仕宦者的官僚习气,曾作感怀诗:「调与时人背,心将静者论,终年帝城里,不识五侯门」,他不逢迎权贵,与当时同是进士出身的诗人皇甫冉交情很好,时有往来。

    刘长卿有《哭张员外继》诗,自注云:公及夫人忽悠金辉玉洁,都是诗人。高仲武编《中兴间气集》,选录至德元年至大历暮年诗人二十六家的诗一百三十二首,其中有张继诗三首。高仲武评云:员外累代词伯,积习弓裘。其于为文,不自雕饰。及尔登第,秀发当时。诗体清迥,有道者风。如女停襄邑杼,农废汶阳耕,可谓事理双切。又火燎原犹热,风摇海未平,比兴深矣。从评语看来,可知他家世代是诗人,现在我们已无法知道他是谁的子孙。他的诗见于《全唐诗》者,只有四十馀首,其中还混入了别人的诗。但宋人叶梦得曾说:张继诗三十馀篇,余家有之,可知他的诗,在南宋时已仅存三十馀首了。

    在唐代诗人中,张继不是大家,恐怕也算不上名家,《唐诗品汇》把他的七言绝句列入接武一级中。如果千年绝唱《枫桥夜泊》诗没有流存下来,可能今天我们已忘记了他的名字。这首诗首先被选入《中兴间气集》,题目是《夜泊松江》。以后历代诗选,都收入此诗,直到《唐诗三百首》,使这首诗成为唐诗三百名篇之一,传诵于众口了。

谨以此文纪念诗人张继

    姑苏城外的钟声还在重复着亘古不变的晨昏,千百年前的江枫渔火永久地徘徊在隔世的光阴里敲打着你不朽的失眠,幽香涣散,你却闻不到,钟声混沌,你也听不见。

    月落云头,星子流转,寒星数点,乌啼几声,有一丝孤独,几份寂寥。时光辗转,岁月偷换,时运不济,命途多舛,夹一缕凄伤,几许彷徨。

    黑暗里弥漫着寥寥情愫,你踉跄着,留下一行深深浅浅的脚印。

    寂寥,寂寥!风没有动,云也不敢走,昏鸦涩啼,振落满天清晖,触动一湖月光。姑苏不是家,姑苏也不是归宿,也许它该是一匹奔马,驰骋着你的梦想;也许它该是一副红花,梦中挂在你肩上;也许它该是一件袍,一顶帽,镶着金字,嵌着乌纱。可姑苏不过一座城。也只有这个带着些寂寞的城能容得下你,且容得下一个落魄的士子放肆自己的忧伤。曾想骑着高头大马一路看遍长安花。却不料十年寒窗苦读,只换回一夜炎凉。失之一厘,谬以千里,世间,冗杂无言。

    今晚的月,不是秦时月,不从关山来;它是世间的愁,摇一只桨橹,从二十四桥悠悠划来。可就是世间所有的愁也抵不过你这一夜的愁——失之一厘,谬以千里,琼林宴、杏园宴、樱桃宴、月灯宴,不会再有你的一角席位。

除了颓唐,还是颓唐。夜阑入静,人们都睡了,只有你还醒着。

    霜天无色,雨夜无声,寂寞无言。空中流霜,又似丝似竹,自苍穹隐隐飘下,溅落水心,拨弄琵琶声声。冷月似弓,冻霜如箭,万箭齐发,凝成空中锋利的箫声。是都这样惨淡的夜,才属于你张继,一个落榜的书生?!

江岸上,霜结干草,是时光遗落的一层素墨渲染的薄凉,一波凝聚的时光,几重厚厚的忧伤。

    世界遗忘了你,深沉的夜晚只有两三渔火为伴。原以为能换来马蹄轻疾,插花游街的风流,能给妻儿带来荣华富贵,能给自己操劳了一辈子的双亲带来精神得慰藉,可自己让他们失望了。

    愁!是愁!还是愁!没错的,莫道还家便容易,人间多少事堪愁。姑苏城的秋夜能容纳自己这个落魄的士子,家乡呢?父母呢?能原谅我吗?

    几声钟鸣撞破了这死寂的夜,也撞到了我心灵深处连自己也说不清的某个层面。得意者的马蹄在身边窜过,喧天的鼓乐在耳边鸣响,得胜者的名字在街市间哄传。虽然四周空无一人,但我分明感到无数轻视的目光在四周游荡。

    几度功名,几番成败,浑如鸥飞。话出口却有点自嘲意味,事实上真的如鸥了飞吗?真的一飞即逝、雁过无痕吗?

    月儿西斜了,冷冷地挂在树梢上,它也不愿理你吗?月自光其光,除了那带着鬼气的渔火,没人理会独自徘徊的你。

    寒蝉凄切,衣襟有些湿了,是落霜?是落泪?

    谁家的木窗打开了,是熟睡的人被你的脚步声惊醒了吗?夜色那么浓,风声俞汹涌,你不禁放轻了脚步。难道这大半生都是这样处处受拒的吗?罢了,长吁一声。

    你酌一口冽酒,踉跄着,留下一行歪歪扭扭的足迹,月色悄悄地跟在后面。

下面分享一首枫桥夜泊藏头诗

月上柳梢又一弯,落英缤纷雪漫天;

乌云遮日难相见,啼鸟悲鸣入林间;

霜染绿叶随风起,满地飞花舞翩跹;

天藏白玉无云雨,江上舟摇孤月悬;

枫红遍染金秋色,渔舟唱晚夜无眠;

火树银花元宵夜,对酒当歌赏月圆;

愁丝缕缕佳人脸,眠中带语笑婵娟;

姑苏城里逢张继,苏州河上遇秦观;

城中礼炮声声响,外埠还闻笑语喧;

寒流滚滚追雁落,山风阵阵鸟无言;

寺庙钟声三更远,夜半醉客酒正酣;

半遮半掩谁家女,钟情相会坝上男;

声声涕泪如泉涌,到头还是两缠绵;

客辞必有主相送,船载明月一风帆。

 

关闭窗口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西安理工大学广播台  地址: 中国西安金花南路5号  邮编:710048   电话:029-82312342   版权声明

Copyrighr © 2013 http://gbt.xau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