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山有路>>正文
2017年下半年书山有路3
2017-12-07 15:23   审核人:

书山有路

hello,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FM86.7书山有路,我是播音

不知道最近听众朋友们最近有没有闲暇时间去读读书,而小编呢,最近是刚刚读过李娟的《我的阿勒泰》,说到李娟,她1979年出生于新疆,生长在四川。曾有过一段在阿勒泰山区跟着母亲做裁缝、卖小百货,与牧民一起转场的短暂经历,而这些经历我们就可以在《我的阿勒泰》这本书中找到痕迹。此后她曾到乌鲁木齐打工,做了一年多流水线工人。然后在某杂志做编辑,在某广告公司作文案。2003年作为公务员在行政机关工作多年,2008年辞职后专业写作至今。以上是百度百科里她的简介。而我想真正和大家分享的是,李娟生活颠沛流离,甚至生活在这个中国最偏僻的也是最下层角落,但这恰恰是她灵感的来源,是她灵魂最充实的地方,我们大多是人是没有这种体验的。所以这也恰恰是我们生活所缺少的。

现代都市生活浮浮躁躁,车水马龙。我们每天硬着头皮做着几乎相同的工作,明明心里空拉拉的,却装出一副快乐无比的样子,我们反感鸡汤,一碗鸡汤干下去,油肠满肚,但我们还是无时无刻的接受着。你要说的肯定是最近太浮躁,看不进去什么,也静不下心来思考什么。知道自己今天做的不够完美,但好像无计可施。越是到了生活中最无力的时候,你越希望得到文字的治愈,而李娟的文字正是可以救你于漩涡的那颗稻草。

很多人说李娟的文字本身就是鲜活的生活,是浑然天成的,是教科书里教不出来的。所谓浑然天成,其实不难理解,她的所有文字就是在写猫写狗写生活,她写自己的母亲从台湾回来就到处炫耀,但又写的那么坦荡,仿佛是说谁家没这么个老太太。她们家有猫有狗有牛有马,但是每一个生命都以它自己独特的方式有尊严的活着。她所经历的生活比我们大多数人所经历的都粗鄙,但她却毫不遮掩,我一直以为,幽默是一种大智慧,把那些细小的,琐碎的,甚至是沉重的,粗鄙的东西表达出来已然不容易,但她去有能力去在贫穷的生活中酿出蜜来。的确,脚踏实地,用心揣摩生活总比虚构风花雪月更感人至深,云淡风轻的写实生命的粗鄙总比未有心酸强说愁来的真实,这才是生命的魅力。

好了。接下来,我们分享李娟的《我的阿勒泰》中那篇我最喜欢的故事。这篇故事告诉你什么叫作文字的浑然天成。

有一个人欠了我们家很多钱,现在却死了。按穆斯林的礼性,不还清生前的债务是不可入葬的。葬礼上,长老会询问死者亲属:“此人生前亏欠过别人的财物吗?”得?否定的回答后才会继续为死者念经。但他的家人实在拿不出钱来偿还,情急之下,只好把自家的一匹马牵来见我妈,要求抵债。
我妈很为难,打电话来同我商量该怎么办。
她说:“你说我要马做什么呢?”
我说:“自己留着骑呗!”
她说:“家里有摩托车,哪里用得着骑马!”
我说:“那就不要呗!”
她说:“可是我又很想要……”
我说:“你要它做什么?”
她说:“自己留着骑呗!”
到了下午,她又兴冲冲打来电话:“娟儿啊,我决定了,我要把那马留下来,我要把它送给你!下礼拜我给你牵到阿勒泰市去啊?”
我吓一大跳:“我要它做什么?”
“自己留着骑呗,你们单位那么远的。”
“骑自行车就可以了。”
“自行车还得去蹬它。马多好啊,一点儿力气也不必费。到了单位就放在地委大院里,让它自己去找草吃。回到家就拴在后院的大柳树上,河边草也多……”
我大汗:“可是,它认识红绿灯吗?”
挂上电话后我又仔细想了想,别说阿勒泰市里了,就是在阿克哈拉村,我们家也无法养马的。首先我们草料不多,那些全是给鸡鸭准备的,鸡鸭都可能不够吃,哪还能顾得上马?到了冬天,草料就会贵得要死,哪里买得起啊?而冬天又那么漫长。再说,我家在阿克哈拉的院子又不大,杂七杂八堆满了东西,哪里还有地方拴马?
我估计,马牵进家后,处理它的唯一方法大约就是宰掉吃肉……可是!如果养马是为了吃肉,生活该索然无味到什么地步?
  但是,拥有一匹马——这仍然是多么巨大的愿望啊!至于被一匹马高高载着,风驰电掣地奔向远方,那情景让人一想到便忍不住心血沸腾。
  阿勒泰虽然是小地方,但好歹也算是城市了,车流不息,街道两边招牌拥挤。但我曾经见过有人就在这样的大街上策马狂奔。那是真正的奔跑,马蹄铁在坚硬平整的黑色路面上敲击出清脆急促的声音。四面都是车辆,那马儿居然视若无物,大约是见过世面的。要是在乡下,远远地看到前面有汽车开过来,骑马的人会立刻勒停马让到路基下面,怕马儿受惊驾驭不住。
 我一直目送那人和他?马消失在街道拐弯处,才意识到他们刚才闯红灯了。
  虽然阿勒泰是牧业地区的城市,但转场的大批牲畜是不允许上街道的,牧业的队伍经过时总是远远地绕过城市。但对于马,好像没听说过什么特别的规定。因此在奇怪完“怎么有人在街上骑马”之后,很快又开始奇怪“为什么没人在街上骑马”了。
  富蕴县则不一样,有人高头大马地经过身边,是极寻常的情景。至于阿克哈拉,就更不用说了。但无论如何,我妈也不该会有那种想法,搞一匹马让我骑着上下班?太酷了。想象一下吧:有朝一日,自己骑着马去行署或者教育局送文件,那一定令人叹为观止。假如我有一匹马,我能为它做些什么,才能真正得到拥有一匹马的乐趣呢?首先我得搬家,搬到城郊野地上盖房子,并圈起一个大大的院落。我还得在院子四周开垦出一大片土地,种上深浓茂密的草料。还得嫁给一个也愿意养马的人,最好他已经有养马的许多经验了。将来的孩子也得喜欢马。这样,我就得为了马永远留下来,永远地。……也就是说,除非我真正地爱上阿勒泰,决心永远生活在阿勒泰,否则我就永远不能拥有一匹马。
我还想再打电话问问妈妈关于马的事情,但想来想去,终于没有。

记得就在去年去过新疆,也去过阿勒泰,阿勒泰山区风景秀丽,公路两旁长满青青牧草,草儿不高,风儿不闹,牛儿,羊儿静静吃着草。运气好时会碰见几只骆驼悠闲的散步在草场上,也许它们也是看天色尚早,吃过饭后出来吹吹风,散散步,心想着运气好还能见着几个人儿。天上风筝在天上飞,地上人儿在地上追,等到天边被余晖染成橘红色,牲畜们拖着懒散的步伐回家,你想这也是你该离开的时候了。

好了,今天的书山有路就到这里了,我是播音 代表采编 赵锦峰 导播

如果你于浮世中迷茫,别忘了有书山有路陪你,我下期节目再见。

关闭窗口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西安理工大学广播台  地址: 中国西安金花南路5号  邮编:710048   电话:029-82312342   版权声明

Copyrighr © 2013 http://gbt.xau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