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调频生活>>正文
2018上半年年避风塘第九期
2018-07-04 21:31 陈瑜  审核人:

播音:王震

采编:陈瑜

导播:黄奕豪

亲爱的同学们大家好,这里是FM86.7,我是播音王震,今天避风塘的主题是《感谢我曾与你相遇》。

曾看到过这样一段话,你相信命中注定吗,有的人对此深信不疑,而有的人却不屑一顾,认为这都是浪漫的噱头。但其实缘分这个东西十分的神奇,可能就是一次擦肩而过,两只耳机线的缠绕,在慌忙解开时隐约听到了同一个乐队的声音。我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但遇到你后,我便对此深信不疑。

认识你是一个巧合。那年我高一,听说我喜欢的那个男孩喜欢洱海,便拉了两个朋友打算在暑假一起去云南看看他喜欢的洱海。临近考试,其中的一位朋友告诉我他有个朋友也想去。我本不想答应,但朋友说他和另外一个朋友也认识他,而且他虽然是一个学霸,却十分容易相处,想了想我最终妥协答应了。出发的那天,我们到了汇合的地点,你坐在车里没有下来,许是正处在叛逆的年代,看不惯有人这么骄傲,正巧听说你英语不好,我编辑了一条英语短信,挑衅的和你打招呼,过一会儿,就听见叮咚一声,你不温不火的用汉语回了很高兴认识你,请多多包涵,我挑眉一笑。

见到你是在到火车站后,你拉着行李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我撇撇嘴想朋友肯定是把我骗了,这么高冷,哪像好相处的样子。就这样我们上了火车,开始了云南之旅,我在火车上一般不吃什么主食,饿了就喝几口水,吃点零食,当然大部分的时间还是窝在床上看书,两个朋友早就和车厢里刚认识的朋友玩起了扑克,你过来问我怎么不吃饭,我懒洋洋的回你,不想吃。过了一会,你又回来递给我一袋零食,嘱咐我要吃点东西。好像可能是我开始对你有偏见吧,你好像还挺绅士的。

到了云南,看过翠湖的碧荷,闲游的野鸭,吃过正宗的过桥米线,许是熟实了,晚上玩真心话大冒险时你一肚子坏水,问的问题十分刁钻,气得我恨不得把你暴打一顿。转眼间,14天一晃而过,我看了洱海的幽蓝,香格里拉的云彩,束河古镇的恬静,以及丽江古城极致的繁华。之后我们就断了联系。

对你印象的改观是在高三的寒假,新年我群发祝福语,你礼貌的回了句新年快乐,然后就开始不咸不淡的聊了起来,刚好又是在过年我们都很闲,从天文聊到地理,从古聊到今,就像是突然发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一样,一下打开了话匣子。我谈及年少时的一段感情,你告诉我该放下的就要放下,放不下的就好好铭记,你发来你写给你喜欢的那个女生的弹唱,古吉他的低醇,配之以柔和的声线令人沉醉。聊着聊着,也不知道是命运的故意安排还是巧合,我竟认识你故事里的女主角。

我想就是从那时起,你开始在我的生命里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我们越来越熟,我知道你喜欢打篮球却爱看足球赛,知道你喜欢猫腻的小说,知道你钟爱吉他,有时候会有些悲观。当然也你知道我的故事,了解我天性懒惰散漫,不会做饭,性格大条,喜欢看书写作,会弹古筝却五音不全。

后来,上了大学,虽然在不同的城市,我们依旧每天聊天,谈论生活中美好的不美好的事情。我渐渐发现我会因为你说练熟了一首吉他曲而开心,会因为你隔着屏幕发的晚安而心生雀跃。我发现我也许开始喜欢你了,你的每一句话似乎都可以牵动着我的喜怒哀乐。有天我正在接水,忽然看见你发来的消息问我有个女生和你表白了你该怎么办,突然之间就好像是有枚炸弹在我脑海里爆炸了一样,我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直到热水溢了出来烫到到了我的手,才恍然惊觉,按了停止键,杯中的水还往外不停的流着,手上被烫的地方也开始隐隐泛红。我木讷的拿着杯子上楼,直到回到宿舍坐在椅子上才回过神来。我装作不在乎地发呦,看来某人的桃花运很是旺盛啊。你迅速回我问我怎么半天没回你,你刚刚都委婉的告诉那个女生你觉得你们并不熟。看到消息时,刚刚的阴霾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低头发了个哈哈,我要是那女生肯定被你气死,不熟这种理由亏你能想得出来。抬头望了望窗户,阳光十分灿烂。

时间就这样不疾不徐的走着,转眼间就过了大半年。又到了大年三十,那天十分热闹,家家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氛,但是因为今年奶奶生病了要去广州治疗,便提前庆祝了春节。因而今年我家的春节十分的冷清,晚上春节联欢晚会,我独自坐在偌大客厅,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你,十分想念。我发了条消息给你,祝你新年快乐,你说你在老家很闲,春节联欢晚会太无聊,长辈们坐在一起闲聊很吵,我说那不挺好的,我家今年很冷清。然后你就没回我了,今天是大年三十,你应该正和家人庆祝吧。不知过了多久,电视里的主持人开始倒数,然后就是鞭炮的声音噼里啪啦在静谧的午夜显得十分嘈杂。

原来已经十二点了,我起身的关掉电视,回到房间,手机突然一震,看到你发来的语音,你说新年快乐。一切的孤寂就好像在一瞬间消散了,你似乎总能让我的心情像坐过山车一般多变。电视剧里赵默笙追到了何以琛,陈小希追到了江辰,那是不是我也有可能和你在一起,我觉得我该告诉你我喜欢你。

除夕那天我终于鼓起勇气和你说我喜欢你,不一会你就回我问我是不是游戏输了,我说没有,过了好久你才回我说你一直把我当成朋友,我回了句嗯。那天我借新年为由喝掉了大半瓶红酒。

看过这样一句话,朋友是那个可以陪你喝到深夜却不能送你回去的人。我对你来说也许就是这样,可以同饮一瓢水,分享一切秘密,但绝不会喜欢。从那之后我好久没联系你了。昨日回家,晚餐吃得有些多,出门散步,不知不觉走到那年夏天我们晨跑过的那条路,我记得每早你坐在路口的长椅,睡眼惺忪地望着我说你来了,我也记得跑到喷泉边你兴致冲冲的给我讲着猫腻的十六杯酒,记得我嘲笑你应该不认识菜,记得遇到同学时,你假装扔在地面弯腰去捡的硬币,记得七点的晨曦,泥土的芬芳。欢乐总是乍现就掉落,走的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只叹当时只道是寻常。

我想是时候我该放下你了。转念想想,其实当一个“醉笑陪君三万场,不用诉离殇”的朋友也很好,至少可以一直陪着你。我感谢命运让我们相遇,感谢你曾给过的安慰与美好,但毕竟不幸的才是故事,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让人更加的刻骨铭心。我愿你可以遇到那个你想要的公主,而有一天呢,我也会不再假装成一个女王,成为别人的公主。

好了,今天的避风塘就到这里了,播音王震,代表采编陈瑜,导播黄奕豪。感谢大家的收听,我们下期见。

关闭窗口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西安理工大学广播台  地址: 中国西安金花南路5号  邮编:710048   电话:029-82312342   版权声明

Copyrighr © 2013 http://gbt.xau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