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调频生活>>正文
2018上半年避风塘第七期
2018-06-06 21:21 陈瑜  审核人:

播音:王震

采编:陈瑜

导播:黄奕豪

亲爱的同学们大家好,这里是FM86.7,我是播音王震,今天避风塘的主题是《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又到一年毕业季,去年奋笔疾书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离开高中已经快一年了吧,梓玥已经完全融入到了新的生活,她加入了自己喜欢的部门,遇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一切都很美好,美好到梓玥差点忘记了自己曾经有段黑暗、充满谣言、委屈、痛苦、孤独的岁月。

昨夜,又梦回了高中,梦里不论梓玥怎么哭喊着解释,都只能看到周围人冷淡鄙夷的面孔,听到不堪入耳的低声评论。哭着惊醒,周围一片黑暗,月光皎洁,室友们睡得很沉,不时响起一串鼾声。梓玥伸手抹掉了满脸的泪水,从枕头下拿出手机,凌晨2:18。夏日的夜晚是燥热的,但梓玥此时只觉得从脚底升起一阵冷意,将手机放回枕头下后,梓玥又将自己的被子紧了紧。眼皮很重,显然已经不堪疲惫的闭上了,脑子这会儿却十分的清醒,高速的运转着,不停回放着当年的种种。这就好像是一场周而复始的梦魇,每当梓玥以为自己已经忘记它可以拥抱新生活时,它就会跳出来,一遍遍提醒,挣不脱,甩不掉。

明天有节高数课,如果现在还不睡觉,明天上课肯定没有精神,认识到这个事实后梓玥在心里一遍遍提醒自己希望可以催眠自己赶快睡觉,然而这好像并没有什么作用,思绪总会飘回过去的日子。梓玥越想越焦躁,汗水打湿了头发,梓玥烦躁的踢开了被子,瞬间凉快了许多,梓玥再一次伸手从枕头下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三点整,将手机放回原处的同时梓玥翻了个身,静静地看着贴着海报的床板,觉得又有点冷了拉上了被子。就这样反复了三次,天渐渐亮了,周围渐渐清晰,没有窗帘布满灰点的两扇窗,杂乱的桌子上堆着舍友们的书包,又是大半夜无眠。

梓玥是个直女,她会毫不在乎自己形象的大笑,会因为赶时间拿着大饼边走边吃,吃相极其不雅,她会因为你做了一件好事就忽略你做过的九十九件错事认为你是个好人,也会直言不讳的指出你的缺点让你改正。总之呢,比起精致内敛、小心思一大堆的女生,高中时代的男生们更喜欢和这种性格大条的女生待在一起。他们把梓玥当成兄弟,可以给她讲自己喜欢的女孩,崇拜的男球星,当然也会在无聊时偶尔皮一皮,扯一下梓玥的头发,捶一下梓玥的肩膀。当然梓玥这个人是不会吃亏的,所以每每这时梓玥就会追着他们满楼道打,这样的日子每天都在上演,就像是太阳东升西落一样的平凡。

不知道为什么,高中的女生有自己的小圈子,开学的时候梓玥的人缘很好,他们经常拉着梓玥一起聊喜欢明星的动态,拉着她一起买数学物理化学的参考书,可是因为直爽的性格,梓玥在不知不觉中就得罪了很多女生。后来女生们还是会和她有礼貌地打招呼,却都在渐渐疏远她。梓玥并没发现这些,她依旧像以前一样热情地和她们打招呼,把她们作为自己的好朋友,如果有人找她帮忙梓玥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他们。梓玥经常为能交到这么多知心的朋友感到开心,也很喜欢这样的生活。

第一次出现也许有人不喜欢自己的想法是在高三的一天晚上洗漱时经过隔壁宿舍时,恰好听到有个女生在宿舍里谈起她,她说她觉得梓玥是个很轻浮的人,经常跟男生们厮混在一起,不知廉耻。梓玥的脚步一顿,突然心里慌慌的,木讷的拿着盛满水的脸盆反回了宿舍,舍友古怪的问她,怎么还有一盆水,梓玥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洗脸,这才匆匆又出了宿舍去洗脸。睡了一觉后,梓玥就忘记了这件不快乐的事。

但从那天起,好像悄悄谈论梓玥的人越来越多,有人传言说梓玥经常帮别人就是为了获得优越感,也有人说梓玥就是作,就喜欢大家整天围绕着她转,看她表演,喜欢众星捧月的感觉,还有人说梓玥曾抢了自己的男朋友。流言一触即发,以一传十,十传百的速度迅速传播并愈发的夸大扭曲着事实。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讨厌起梓玥,传言梓玥抢了自己男朋友的女生更是绘声绘色讲述着自己悲惨的故事,本来对梓玥没有敌意的女生迅速和她们一起辱骂着梓玥,大家都开始孤立起梓玥。起初还有喜欢梓玥的个别朋友说着梓玥的好处,后来他们也遭到群体的攻击。梓玥很想向大家解释清楚,但是每天只要梓玥走近,大家就会像躲瘟疫一样躲着梓玥,待她走后又是无尽的诋毁。

那也是梓玥第一次意识到流言的力量。它就像是罂粟,在流传者口中灿烂如花,妖娆动人,使传播者有一种吸毒上瘾似的快意。但转到受者处,就如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扼住其咽喉,死死挣扎,却只可静静地等待呼吸的减弱,生命的流逝,比一把利剑插入心脏更让人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这是杀人不见血的阴冷毒辣。

那之后的梓玥一个人上学放学,吃饭,自习,体育课上大家一起玩时,梓玥只能坐在一旁的台阶上,呆呆的看着充满欢声笑语的操场,每每这时无尽的孤独感就将梓玥的心口处扯出一个大洞。梓玥的成绩一落千丈,老师经常找梓玥谈话,批评梓玥不把心思放在学习上。梓玥觉得那段时间世界是黑暗的,没有一点光芒,躲在被窝悄悄哭泣的岁月不知过了多久。她不再相信世界的仁慈与美好,性格也愈发的沉闷了起来。高三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完了,梓玥没有考上自己想去的那所大学,填完志愿的那天梓玥删掉了班群以及那些曾经所谓的朋友。

诗经有言:“人之多言,亦可畏也。”人言滔滔,无法抗辩,所谓三人成虎,众口铄金。当众人的口舌像利箭一样射向你时,纵使你有金刚不坏之体,也终难逃一劫。古时就有关盼盼在燕子楼上,因为旁人的闲话,讨论她夫死不殉是不节,羞愤之下,绝食而死。20世纪也有影星阮玲玉,因陷入于张达民和唐季珊的名誉诬陷纠纷案中,不堪舆论的诽谤于1935年服安眠药自尽。更是有伟大的诗人普希金受不了妻子与人有暧昧关系的流言,在流言制造者的裹挟下,愤而与人决斗,不幸死于决斗者的枪下。

流言是匕首,在当今互联网广泛应用,信息传播速度快捷的时代,它并没有减少杀伤的力度,更是如洪水猛兽般在不经意间将一个善良的人变得恶毒刻薄,将一个活泼的孩子变得抑郁沉闷,摧毁一个人原有的人生轨迹,更甚者甚至是终止了一个人的生命。所以在没有查明真相的时候,我想请求你,请你拿出一点点的信任,不要听信谣言,成为流言的传播者,无形杀人的刽子手。

好了,今天的避风塘就到这里了,播音王震,代表采编昔年,导播黄奕豪。感谢大家的收听,我们下期见。

 

关闭窗口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西安理工大学广播台  地址: 中国西安金花南路5号  邮编:710048   电话:029-82312342   版权声明

Copyrighr © 2013 http://gbt.xau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