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调频生活>>正文
2017下半年避风塘第六期
2017-12-04 21:23 刘甜甜  审核人:

 采编:刘甜甜

 播音:李彤彤

 导播:李海宁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fm86.7,本期避风塘的主题是《好久不见》我是播音——

    是很久很久以后,才想要写关于木夏的故事。因为苍白无力的文字,怎么也描绘不出他的美好。因为此时此刻,他在我心里荡起的圈圈涟漪,才慢慢平息,我终于可以冷静而理智的不再参杂任何个人情绪去描述他。正如扎西拉姆·多多所言,当你看浓雾一山一山荡过去,浸湿林鸟的翅膀,飞也沉重,停也惆怅。我只能任淡墨,一圈一圈沁开来,染透黑白的山水。提笔思念,落笔无言。

    在九月最闹人的开学季,在夏天最风火的尾巴里,在最懵懂的年华里,他以最强势的姿态,势不可挡的横冲直撞地进入我原本平静而苍白的生命。

    木夏总是笑脸迎人,笑容里没有世俗哀愁,干净而温暖,带着些小得瑟。眼眸明亮,嘴角咧开的弧度刚刚好。

    很幸运,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成为同桌,从我与木夏交换第一句话到后来的相谈胜欢。他一直是聒噪而快乐的,说话时声音洪亮,滔滔不绝,没完没了。他总有一大堆事要和我说,好像每件事情都很重要似的,非说不可。可我并不讨厌他的啰嗦,甚至有些喜欢这样的对话。我们算不上志同道合,但在某些方面的确相差无异。所以很多次聊天不是彼此表明看法,然后奋力论证。而是一个人提出,另一人表示赞同,总是不谋而合。这样的谈话我在很久之后我都无比怀念,不用去顾忌什么,简简单单的,快乐而轻松。我对他一直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他执拗,火热,个性,自信。永远做着我想都不敢想的事。

    ;我总是对这样人情有独钟,从不在乎世俗的眼光,敢于跳出限定框子,偏执的厉害,饮尽所有的遗憾,仍倔强的不肯回头。可能人往往对自己永远无法得到的东西,怀着特殊的情感,就如我对木夏的佩服,他可以辍学打工,而我必须循规蹈矩的按照父母所规划的路线走着。有时候内心狂野,想要离开,想要远走高飞。有时候又觉得脱离这些自己会迷茫得彻底,无所事事的厉害。其实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安逸和平淡,懒得再出去。

    木夏像个孩子,他可以因为一包五角钱的零食抽中再来一包而得瑟一整天。或者早读课去饭厅补作业,回来告诉老师他去上厕所之类的小聪明。他亦有如孩子般澄澈的内心,喜欢和讨厌格外分明,他可以因为被某个人无视之后破口大骂,回来告诉我说自己是义愤填膺,看不惯别人爱理不理的模样。他对喜欢的女孩子忠贞不二,在情书被拒几十次后,仍发扬"穷追不舍"精神。木夏一直是幽默十足,讲某个笑话,或者扮演某个人,都能让我开怀大笑。另人匪夷所思是他在说说动态里却像个深受爱情摧残的文艺青年,整日发些酸吊牙的文字,总感觉他对这个世界绝望透顶,生无可恋。

    木夏从来都是好学生,至少我这样认为。他讨厌所有的课代表,常常因为不交作业的事被老师批评,屡教不改。与老师唱反调,斗嘴之类的不足为奇。似乎学习在他面前可有可无。可是我听别人说,他曾经是鼎鼎有名的好学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使他改变,但足以确信在我未遇他,他所未见我的时间里他经历过什么于我是空白。如果一个人有幸来你的生命里拜访,请不要问他来路与归程,因为每个人都有他的秘密,有的秘密永远埋葬在心底,不是每个故事都能拿来当做下酒菜的。也因为真正能进入你生命里人真的不多,他也终会离开。你少了疑问,他也容易的多。

    ;我影响最深的一次聊天,也是木夏最沉默的一次。不知道什么缘由,我谈起别人的苦难史,木夏突然间说到,"其实挺羡慕你的,你比我幸福多了!"他的父母离婚了,他一直跟妈妈生活,有七八年没见过父亲。忘了木夏是怎样说的,他的语气和神态我都不记得,那时的震惊却格外清晰。不知道木夏有没有对别人说过,我一直把他当秘密保存着,这大概是我保存最久的秘密了吧!

    一直不曾了解木夏,他太爱笑,让我忘记了他有别的表情。偶尔的无心之谈,他说,我在这儿没有朋友。声音轻微而沙哑,似在自言自语。午后的阳光落在他身上晕出一片圈圈悲伤。可我所见到的皆是他和别人谈天说地慷慨激昂的模样。我们之间似乎永远隔着一条安静的防线,彼此都不曾逾越。情人易得,知己难求,诚然我们两者皆不是。我们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他干他的,我干我的,偶尔的交付真心,相逢一笑。似乎是这世上最简单最纯粹的关系了吧!即时分别这么多年,却时常会想起木夏。偶然的邂逅,他在人群中大声呼喊我的外号,我望向他,他也噙着笑看我。对视几秒,然后错开。今天梦见木夏又是这样的场景,温馨而温暖,惹人沉醉,我迟迟不愿醒来。

    ;我想起《生活的目的是快乐》中闵琳和匹诺曹,与我和木夏很像。我的性格太过细腻,在意别人的言语,以别人所认为最正确的方式活着,被各种条条框框束缚着。而木夏不同,他对待生活是那样调皮,可爱,从不在意明天以后会怎样?他活的最真实,最潇洒,最木夏。

    可生活远远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如意。木夏初中毕业就开始他闯荡,我一直念书,初中,高中,大学,按照规定的路线一路向前。我们分道扬镳,渐渐失了联系。我们也很少再聊天,偶尔聊天也是只言片语。

    ; "你在哪儿?‘’

    "乌鲁木齐。好冷呀!"

    "没暖气吗?"

    "有,我在室外工作。"

    "额"

    "今天很倒霉,划了一辆宝马车,被扣掉一个月的工资。"

    我不知道怎么回复,止不住的抽泣,泪水湿了半个枕边。是该埋怨这个世界太过于残忍,怎能如此待他?还是它本来就这样,我们要重新开始认识他了。有人说,在你成为你想成为的人之前,只需做好两件事,活着,忍着。的确,人生的路是要一个人走完全程的,痛苦,压抑,悲伤,喜悦幸福,这些谁都不能代替你,你须得一口一口的吞下,并在这种起起落落,沉沉浮浮中感受生命的真谛。

    今何在说,也许每个人出生的时候都以为这个世界是为他一个人而存在的,当他发现自己错的时候,他便开始长大。木夏用他的切身体会解释了这句话。他开始看见这个世界不近人情的一面,同时也开始长大。

    此时此刻,我已经和木夏失去联系许久。听人说他去了宁夏,杭州,重庆,上海……跑遍了大半个中国。最终在重庆落脚,成为一名汽车销售员,有着不断上升的业绩,已经成为一名优秀代理。

    军训点名时,木夏的名字突然被念出来,我愣了好久,原来是隔壁连有人和他重名重姓。从前和他打打闹闹,嘻嘻哈哈的场景如泉水般一幕幕涌上心头。说不清,道不尽的感慨和无奈。当时只觉得时光漫长的仿若一个世纪。现在却恍如隔世。"立正,起步走!"教官的口令,让我回过神来。

    亲爱的木夏,真的要说再见了。

    细细想来我和他已经分离四年,时光依旧大刀阔斧的前行,不会因谁的离别或失散而停止。从最开始的思念,心疼,到释怀。

    我替他写过作业,买过早饭,甚至写过情书。无关爱情,我想我今后再也不会对谁那么好了,也再也不会遇见一个从不计较大事,却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斤斤计较的木夏了。但我仍然要感谢他来到我的生命里,并落下浓墨重彩,挥之不去的一笔。感谢他像一缕阳光照亮我原本苍白的生命。感谢那些他带给我的快乐和幸福。感谢他改变那个原本自卑,敏感,懦弱的我,甚至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再见啦!木夏。

    可能多年以后你会忘记我,也许我早就在你的世界早就里了无音讯,也许你早就失去年少的一腔热血,开始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也许我们都会在自己的世界里漂亮的活着。但是能够相伴走过一程,我们足够幸运。我仍然固执的相信这世上所有的离别是为了来日以最好的姿态归来。即时永不再重逢,你留给我最美好的记忆也足够我回忆一生。

    七堇年曾这样祝福临别的旅人。但愿你的旅途足够漫长,但愿你拥抱的人真泪流不止,但愿你付出的爱有着某种恰到好处的形状,恰能完好地镶嵌在她的灵魂空缺处,毫厘不差。但愿你心底的关怀,杯满四溢,又正被另一个孤独的灵魂渴望着。

    率真又勇敢的少年我也祝福你。

    愿你贪吃不胖,

    愿你懒惰不丑。

    愿你深情不永被辜负。

    愿你余生有人可白头。

    记得要幸福。

    好了,今天的避风塘就到这里了,播音___代表采编刘甜甜,导播___感谢大家的收听,我们下期再见。

    

关闭窗口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西安理工大学广播台  地址: 中国西安金花南路5号  邮编:710048   电话:029-82312342   版权声明

Copyrighr © 2013 http://gbt.xau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