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娱乐天地>>正文
2017年上半年非常之旅第六期
2017-06-04 17:17   审核人:

武汉游记

大家好,这里是FM86.7西理工校园之声,我是聪丛,这一期的非常之旅我将聊聊端午假期的武汉之行。

  接到朋友后便出发去万松园附近的雪松路美食街,开车的师傅乐呵呵地和我们介绍着大武汉的风土人情。长江是牵动武汉三镇的动脉,连着鸦片战争后洋务运动的工业重镇汉阳,连着满清被迫开茯的商区汉口,连着民国打响第一枪的武昌。

龟山,长江大桥,黄鹤楼,江边矗立,跨江而过。

武汉发展到如今,虽然磕磕碰碰,但华中第一大城的位置,还是保住了。

  在由一碗浓郁麻辣的牛肉粉让我感到武汉毫不逊色于长沙的热辣之后,我们坐地铁到了汉口江滩散步,抄小路从静谧的小区里穿了过去,刚刚走过沿江大道,就感受到江风带来的扑面凉意。站在茂盛的芦苇边,长江二桥上灯火通明车辆穿梭。我们闻到空气中的淡淡花香,沁人心脾。洒水车驶过去,潮湿的路面倒映着闪烁的车灯。路过黎黄陂一排排顺丰洋行,俄国巡捕房旧址等民国时期的旧建筑,在柔和的路灯下混凝土也显得不那么冰冷。

   第二天顶着清早已经无比耀眼的光线,穿过青岛路,南京路一条条浓浓市井气息的巷子,步行去吉庆街体验当地人的过早”。《汉口竹枝词》里有这么一句话,“小家妇女学豪门,睡到晨时醒梦魂。且慢梳头先过早,糍粑呦饺一齐吞。”与广州悠闲自得的精致早茶不同,武汉的过早粗犷,麻溜儿,管饱。煎的金黄的豆皮,香粘软糯的糯米包油条,晶莹濡滑的桂花糊米酒,香浓甘甜的蛋酒......在武汉倘若不早起,不知道要错过多少特色早点呢。一碗筋道的热干面,芝麻酱香香浓浓,卤水给的恰到好处,再配上咸咸的萝卜干和爽口的酸豆角,拌上葱花香菜,挖上一大勺辣椒,拌匀后,挑起满满一筷子,一大口全是满足。值得一提的是蔡林记的热干面多了一种黑芝麻酱,也算是小小的创新啦。

   酒足饭饱后出发前去第一个目的地——古德寺。“心性好古,普度以德”,听司机师傅介绍说古德寺是一个神秘的宗教建筑,融大乘小乘藏密三大教派于一身。作为一个建筑系的科班生,我勉强辩认出古典主义科林斯柱式和山墙,哥特建筑精致的圆窗与叠券廊;文艺复兴时期的穹顶上安放着佛家的持国天王与弥勒,欧洲教堂的殿堂空间里供奉着释迦牟尼佛与阿难迦叶。寺庙隐在弯曲街巷里,门口开着一家店面小到仅仅一个白炽灯泡就能照亮的旧书摊,,老板坐在后门口的小板凳吹着风扇,膝上摊着一本开了一半的小说。在这个转身都稍稍有些困难的小天地里,我从摞的高高的快挨到天花板的书堆里真切感受到老板对文学的热爱。捐了香火,认真地插好线香。阳光明媚,咕咕叫着的鸽子在你喂食的时候,脖子上温热的短绒毛会碰到手心;大殿里的居士虔诚地行了头面接足礼,厢房供应素斋招待志愿者香客,忙碌而又井然有序。耳边回荡着比丘尼的梵唱,杂念不生,一念不灭,功德无量。

  五月的武大已经看不到樱花,但有很多人向慕名而来的游客售卖樱花标本做的书签,甚至有很多人在校园里拍婚纱照,武大俨然成为了武汉一个热门景点。也不知道这样会不会破坏校园的清静读书之气。从武汉大学的凌波门穿出来就是东湖栈道,听涛,磨山,落雁,梨园,东湖风景区的名字都特别美。我们在一家评分很高的素食馆里吃过晚饭,绕着湖岸散步,有混凝土的平台构架伸到湖水较深的地方,也就一米宽的样子,没有护栏。开始有些害怕,但过了一阵我们就胆肥到敢悬着腿坐在架子边上。天色一点点暗下来,人烟逐渐稀少,晚风把湖面倒映的灯光吹的影影绰绰。

  住的地方在江汉区,临近江边,楼下开着许多酒吧夜店, 我们进了一家爵士乐的club,恰好碰上一支加拿大的乐队演出。旁边的老外一直在鼓掌大声喊着bravo,漂亮的金发女主唱裙角随着节奏飞扬,我们也随着节奏抖着腿晃啊晃。喝到微醺走出酒吧已是深夜,打扮帅气的男孩女孩在科技馆前的大广场玩着滑板,烧烤大排档在街边依旧烟熏火燎,还有很多年没有见的打气球的游戏摊儿,生意冷清但不至惨淡经营。

   武汉最早繁荣的地方在汉口,然后是街道口。城市大了,江汉路,徐东,武广,光谷,群光,商业区越来越多。老武汉的味道渐渐被来自京城,魔都的商场占据。新鲜事物为这座老城市更新着血液,与此同时,武汉的汉味儿已悄然远去。很多城市都有同样的问题,西安也不例外。不过虽说汉味远去,但当我们想寻觅的时候,隐藏在钢筋铁骨里顽强抗衡的街巷会给我们答案。

   配上油条的鲜美浓稠的糊汤粉要到灶台油锅支到路边的小摊上喝:巷子里衣服、床单、被罩等都在窗户外,门口,甚至电线杆之间随意的挂着,不说不雅,也成了一道风景;到处开满了无数家无人售卖的成人用品商超,走个不到几百米就是一家,所有的水果摊上都竖着一块写着大大的“超甜”两个字的硬纸板,公交车司机的盘子甩得那叫一个猛。高高盘着发髻的大妈衣着款式还停留在十年前,她们大大方方站在马路边抽着烟。我倒真是佩服武汉人活得这么直接、洒脱肆意。

  武汉不是上海,没有轻声细语的民国之风:武汉不是北京,学不来纨绔子弟绕来绕去的京片子。武汉是一座小市民撑起来的城市,它没有都市感,它很市井,但这正是它特别的地方。

  倘若未来的某天武汉变得和东京一样干净有序,市民不苟言笑,礼貌生冷,我且问你,这还是武汉吗?

  好了,今天的非常之旅到这里就要跟大家说再见了,我是播音及采编晏聪丛,携导播陈倩雯,感谢大家的驻足聆听,下棋节目我们不见不散。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西安理工大学广播台  地址: 中国西安金花南路5号  邮编:710048   电话:029-82312342   版权声明

Copyrighr © 2013 http://gbt.xau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