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焦点工作室>>正文
2017年上半年焦点工作室第四期
2017-05-14 20:18   审核人:

 

 

焦点工作室

—朗读者:中国科学院院士潘际銮

朋友们好,欢迎大家收听FM86.7,新一期的焦点工作室又和大家见面了,我是你们的好朋友,王星乐。这次我们给大家推荐的是大型文化情感类节目《朗读者》中的一个选段:

接下来我要为大家请上场的这位嘉宾叫潘际銮,我想这个名字可能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讲都很陌生,但其实我们的生活却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它是我们国家第一条高铁的铁轨焊接顾问。还是我们国家第一座自行建设的核电站秦山核电站的焊接顾问,他也参与筹办了哈尔滨工业大学、清华大学的焊接专业,是我们国家焊接科学技术发展的奠基人之一,虽然说潘老的科研价值上千亿,但是老人家生活简朴,淡泊名利。今年已经90岁高龄的潘老心里想的依然是还能为人民做点什么样的有意义的事情,接下来让我们掌声欢迎著名焊接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潘际銮先生。
   
你好潘老,您好,潘老,欢迎您。90岁高龄了,好精神啊看着。也不精神了,老了,唉呦,说话还那么清楚,真好,来你请坐。砸门今天这期节目的主题词是家,所以先说说潘老的家,潘老家里可不指出了他这么一个科学家,潘老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一个妹妹,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潘老自己是毕业于清华大学,他的大哥潘曦葳毕业于浙江大学机电系,二哥潘敬言毕业于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姐姐毕业于天津大学,妹妹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院。唉呀,一家的学霸呀,那个我父亲是清朝末代的秀才,当时他只有14岁,就说明当时他是非常聪明的一个孩子,我母亲是个农民的女儿,实际上没有上过学,但是你们全家兄弟姐妹都很爱读书,对,就是非常自强,非常爱学习。三七年,也就是潘老李刚十岁的时候发生了卢沟桥事变,可以说十岁的那个小小少年是看到了整个家乡的一个摧毁。对,我是经历那个抗战战争的全部过程,而且是苦难的过程,日本人飞机天天轰炸我们的家乡,炸弹掉到水里,差点就把我们那个船就搞翻了,全家差点都淹死了,我们全家背着铺盖卷就变成了难民。您的这些经历呀现在的年轻人可能已经很难想象了。难能可贵的是,在这样一种生活当中,你依然没有放弃学业。潘老16岁那年以云南省状元的成绩考入了西南联大。发榜张贴在云南省最繁华的街道的墙上,第一名的就是我的名字,但是呢那个时候啊说实在话,并不觉得这很稀奇,我父亲母亲也没有什么特殊奖励我,我们念书的目的就是抗日、救国、回家、就是这么三句话。

1938年当时因为时局动荡,所以南京国民政府就决定把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南开大学迁到昆明,成立了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校长是清华大学的校长梅贻琦先生。当时学校的教授们也一个个这个名字是如雷贯耳啊,像闻一多、沈从文、金岳霖、陈寅恪、朱自清、冯友兰、包括林徽因,都是中国顶级的专家,在您的记忆当中,您对哪个教授的记忆特别深啊,我选择了冯友兰教授的哲学课,选了陈岱孙先生的经济学概念,但是对我影响最大的教授是物理系一个教授叫做霍秉权,所以说最优秀的学生,但是一到西南联合大以后物理课考了个不及格,这个我对我一生来讲从来没有的事情。西南联大的考核的严格是出了名的。以后我就改变学习方式了,找所有的参考书来学,做笔记,融会贯通,后来我就考得很好。您这么说我突然想起来我们第一期节目也坐在您这个位置的是许渊冲先生,它也是西南联大毕业的。对,他是我们的学长,但它当时说到它为了追求一个女同学去翻译了林徽因的那首诗,他呀我跟你说,他是文科的学生,他们很浪漫的,我们工科的学生说老实话,非常紧张,一来就不及格,而且那个时代也奇怪,没有女同学上我们工学院,所以没法谈恋爱。我大学毕业还没找对象。把时间都用在学习上面了。1945年抗战胜利,所以1946年西南联大的工科的部分就回到了清华本部了。那个时候您怎么选择了焊接这样一个很冷门的这样一个学术方向。我有个老师叫李辑祥,他是美国回来的,他就开一门课程叫焊接工程,但社会上不懂,社会上认为焊接就是焊洋铁壶的,我给大家讲一个例子,就是个核电站,如果没有焊接根本没法做,因为一个核电站全部都是密封的,任何一点泄露,哪怕几个原子泄露出来都不行的,高铁为什么这样呢?因为大家知道铁路啊钢轨啊过去是有接头的,走不快的,现在要一小时走300公里,焊的不好的话,一断的话车子就翻了,所以焊很重要,焊的质量也很重要,现在我们中国钢轨焊接的水平超过世界任何国家,超过欧洲也超过日本,超过美国,所以我们国家现在我认为有两个项目可以走出国门的,一个是高铁,一个是核电,因为我们做的出来人家做不出来,现在我一个团队就是干这个事情,也是差不多20人,有四个80岁的老头,还一批年轻的博士,嘿嘿,他们都是跟我干这些活。您怎么会到现在这个年龄在说起自己的工作的时候还有这么浓厚的兴趣。我一辈子都在我的工作上,技术上面的工作全部都清楚,就是其他事不清楚,家务事我不清楚了,家务事儿您不清楚,有人清楚,有我老伴嘛,他做我的后盾,我主外,他主内也就是因为有了她,我一辈子全心全意扑在事业上,扑在为国家做贡献上,但是他是确实有功劳的。潘老的老伴那可是北大的才女啊,今天也来到了我们的现场,掌声欢迎李老师,师母好,好看不好看,您是北大的,潘老是清华的,你们俩怎么认识的呀。我是50年上北京来考大学,没有地方住,就我一个老乡是跟他同屋,他们就把房间让给我了,我就有地方住了,然后呢他就辅导我的功课。您那个辅导有没有点别的想法。我一见到她,因为我喜欢它,我就辅导她了嘛。您还是别有用心啊。认识她三个月后我就到哈尔滨去了,两个人也没有订婚,也没有什么山盟海誓,就分开了,她也没有变心。我没有变心,过了五年以后才结婚的。刚才潘老爷也说了说家里的事都交给你,对我自己要工作,啊然后他还有爸爸,所以一共三个孩子,一个爸爸,就是都是我管的。你们三个孩子还有一个老人。我没管。他不管,知道您没管。您在分担着这个生活的重担的时候,其实也在分享着潘老的一些科研的成果,您第一次坐上高铁是什么心情,我挺高兴的,因为我正好坐在司机的旁边,那个车是相当的快,08年的那个奥运会的从北京到天津,运动员们必须做的车必须一点问题都没有,所以他的责任非常重大,因为他是顾问。他是焊接技术在中国的奠基人之一。啊,第一人。老太太多自豪呀,第一人,他们俩现在的感情还特别好,就在两三年前,潘老还骑着一个电动车载着李老师,在清华的校园里就成了一个风景了,很美。我是可以跳上去,也可以跳下来,您下次还是别跳了,我现在不跳,我摔了还可以,他摔了不可以,其实这样一种令人羡慕的生活背后是一种付出、牺牲和包容换来的。谢谢您,您请坐。所以今天潘老在现场,要完成一段很特殊的朗读,我从小离开了家乡,但是把日本人打胜了以后再回去我已经没有家了,那我的家就是清华,所以现在我无论走到哪了,清华还是我的根,朗诵一二九时期,我们青年学生写了一篇文叫《告全国民众书》,很有意义。1935年的时候,当时的日本企图把华北也变成第二个满洲国,这样的时局其实引起了青年学生的一种极大的优化和愤怒,所以清华大学的学生就写下了这样一篇檄文叫《告全国民众书》,而且很快恰好也是清华大学106年的校庆,所以我觉得由我们清华的老院士,清华的功勋级的校友们来朗读这样一篇文章,也算是给学校献上了一份很特殊的生日礼物吧。
   
大家好我是潘际銮,谨以此篇朗读献给我的母校清华大学和我的祖国。

告全国民众书

亲爱的全国同胞:  

华北自古是中原之地,现在,眼见华北的主权,也继东三省热河之后而断送了!这是明明白白的事实,而举国上下,对此却不见动静。在危机日渐严重的关头,不能为时代负起应负的使命。现在,一切幻想,都给铁的事实粉碎了!“安心读书”吗?华北之大,已经安放不得一张平静的书桌了?

亲爱的全国同胞父老,急迫的华北丧钟声响,惊醒了若干名流学者的迷梦,也更坚决地使我们认清了我们唯一的出路。最近胡适之先生已觉悟了过去主张 “委曲求全”的完全错误,相信唯一的道路,只有抵抗。

亲爱的同胞,我们却还要比胡先生更进一步说:武力抵抗,不但是依赖负有守土之责的长官,尤其希望全体民众,也都能一致奋起,统一步伐,组织起来,实行武装自卫。事实告诉我们:民众的地位更为重要,民众的力量更为伟大,也只有民众自己,更为忠诚可靠。

我们,窒息在古文化城里上着“最后一课”的青年,实已切身感受到难堪的亡国惨痛。创痛的经验教训了我们:在目前,“安心读书”只是一帖安眠药,我们决再不盲然地服下这剂毒药。为了民族,我们愿意暂时丢开书本,尽力之所及,为国家、民族做一点实际工作。

我们要高振血喉,向全国民众大声疾呼:中国是全国民众的中国,全国民众,人人都应负起保卫中国民族的责任!起来吧,水深火热中的关东同胞和登俎就割的华北大众,我们已是被遗弃的无依无靠的难民,只有抗争是我们死里逃生的唯一出路,我们的目标是同一的:自己起来保卫自己的民族!我们的胸怀是光明的:要以血肉头颅换取我们的自由!

幸好,站在旁边的那个人始终是你,潘老对“小家”的这份深情令我动容,90岁高龄的他,更是对祖国怀有永不褪色的赤诚。民族英雄林则徐说得好,“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于我们这些学子而言,认真学习,报效祖国,是对潘老先生最崇高的致敬!

好了,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希望大家喜欢我们的诚意之作!感兴趣的同学可以搜索《朗读者》415期节目。感谢你的驻足聆听。朋友们,我们下期节目再见!采编唐召,导播邓帅,播音王星乐。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西安理工大学广播台  地址: 中国西安金花南路5号  邮编:710048   电话:029-82312342   版权声明

Copyrighr © 2013 http://gbt.xau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